刑事辯護團隊,十年辦案經驗!免費咨詢熱線:18061796816
                                  當前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無罪辯護】趙某受賄60多萬元無罪辯護案例

                                  [ 發布日期:2019-06-14 10:49:10 點擊: 來源:南京律師事務所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江蘇刑事辯護律師聯盟資深刑事辯護大律師邱加明主任為涉嫌受賄罪的趙某某做無罪辯護

                                            刑辯大律師團隊,聯系電話:18061796816(微信同號)

                                        附判決書摘要編撰:

                                           (2016)蘇08刑初6

                                           當事人信息

                                           公訴機關江蘇省淮安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趙某某,男,1960717日出生于江蘇省盱眙縣,漢族,中共黨員,大學文化,原任盱眙縣政協主席、盱眙縣凹土產業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曾任盱眙縣委副書記、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原盱眙縣十六屆人大代表,住盱眙縣。因涉嫌犯受賄罪,經盱眙縣人大常委會許可,于20157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17日被逮捕?,F羈押于淮安市看守所。

                                  辯護人邱加明,江蘇和忠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潘東升,江蘇知緣律師事務所律師。

                                            審理經過

                                            江蘇省淮安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趙某某犯受賄罪一案,于2016125日以淮檢訴刑訴[2016]3號起訴書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分別于2016630日、201671日、20161125日公開開庭審理?;窗彩腥嗣駲z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徐清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趙某某及其辯護人邱加明、潘東升到庭參加訴訟。在本院審理期間,因補充偵查需要,根據公訴機關的建議,本院分別于2016411日、2016511日作出延期審理的決定。因案件疑難復雜,報經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批準,延長審理期限三個月。本案經合議庭評議,并報請本院審判委員會研究決定,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請求情況

                                           公訴機關指控:2008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委副書記、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盱眙縣政協主席、盱眙縣凹土產業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等職務便利,為相關單位和個人謀取利益,先后收受張某1、楊某4等人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732749元。

                                         經審理查明:

                                         一、主體部分

                                        2002118日趙某某任中共盱眙縣委常委,2005812日趙某某任中共盱眙縣委副書記,2006330日兼任調研員,20071121日兼任中共江蘇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2008328日主持盱眙經濟開發區全面工作,2009226日兼任淮安市盱眙經濟開發有限公司(國有獨資公司,以下簡稱經發公司)董事、董事長、法定代表人。2011531日被免去中共盱眙縣委副書記、縣委常委、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職務,經中共淮安市委決定提名為盱眙縣政協副主席候選人,201227日經中共淮安市委提名為盱眙縣政協主席候選人,2012327日趙某某當選為政協盱眙縣第九屆委員會主席,2012424日主持盱眙縣政協全面工作,2012513日兼任江蘇省盱眙凹土科技產業園管委會(以下簡稱凹土產業園管委會)主任,2012518日兼任盱眙縣凹土產業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以下簡稱凹土委員會,由凹土產業園管委會、中科院盱眙凹土應用技術研發和產業化中心、中國凹土產業集團組成),負責凹土產業工作。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職務任免、調整通知、干部履歷表、被告人趙某某的供述等。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均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二、受賄事實部分

                                              2008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委副書記、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盱眙縣政協主席、凹土委員會主席等職務便利,為相關單位和個人謀取利益,先后收受張某1、楊某4等人所送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53229元。具體分述如下:

                                  (一)2008年至2014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委副書記、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因在企業發展、項目開發、資金回籠等事項上給予淮安衡某發置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某1關照,先后7次收受張某1所送的現金人民幣55000元、咖啡店消費卡4000元。分述如下:

                                  1、2008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張某1所送的現金10000元;

                                  2、2009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張某1所送的現金10000元;

                                  3、20109月份,被告人趙某某通過其妻子高某1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張某1以祝賀其外孫出生為名所送的現金5000元;

                                  4、2010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張某1所送的現金10000元;

                                  5、201111月份,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張某1以祝賀其喬遷為名所送的現金20000元;

                                  6、2014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盱眙縣上島咖啡館,收受張某1所送的2000元該咖啡店消費卡;

                                  7、2014年春節后,被告人趙某某在張某1車上,收受張某1所送的2000元上島咖啡店消費卡。

                                  20153月,趙某某因害怕被查處,通過其女婿許某2向張某1退款10萬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張某1證言,證明:(1)因2008年春節前,趙某某告知其盱眙經濟開發區將有一個污水管道工程,其若感興趣,可以承接,為了在承接該污水管道工程中得到趙某某關照以及與趙某某搞好關系,以后繼續得到趙某某的關照,2008年春節前的一天到趙某某家中送其現金1萬元。后因不懂業務,污水管道工程又是BT工程,且其在2009年從事房地產開發,沒有多余的資金和精力,故后來未承接該工程。(22009年,因其與孫某、萬某與經發公司合作開發洪武花苑小區項目,后找到盱眙縣馬壩鎮黨委書記楊某2與趙某某打招呼,適合終達成合作協議,為了表達感謝以及希望趙某某在工程本金回籠和利潤分紅方面給予關照,在2009年中秋節前的一天,到趙某某家中送其現金1萬元。(320109月,因其與萬某、孫某商議以祝賀趙某某女兒趙某生小孩的名義每人出5000元送給趙某某,于是在9月份的一天,其在趙某某的家中將三個包有5000元的信封交給高某1,后高某2按趙某某的要求將該15000元退回,因其堅持自己那份要收下,高某25000元帶回。(4)為了得到趙某某繼續關照及感謝之前的關照,2010年中秋節前在趙某某家中送給趙某某1萬元,201111月份在趙某某家中以祝賀喬遷的名義送2萬元,2014年春節前后分別在盱眙縣上島咖啡館、其汽車上各送趙某某2000元上島咖啡店消費卡。2011年送2萬元的原因還包括張某1的淮安衡某發置業有限公司在落戶盱眙經濟開發區的過程中,趙某某安排人員為企業幫辦,為企業節約了時間,提高了效率。(5)所送錢款來源于其平時放在身邊的備用金,除20109月份的5000元外,送趙某某賄賂均未告知孫某、萬某,原因是當時房地產開發利潤很高,如果不帶其參與開發,本來就從事房地產開發的孫某、萬某分得利潤會更高,為了進入房地產行業,促成與孫某、萬某的合作,多積累經驗,向趙某某行賄就沒有告訴孫某和萬某。對于4000元咖啡店消費卡,系其花費4000元向上島咖啡店老板朱某購買,其在該咖啡店并無股份。(620153月,趙某某安排許某2向其退款10萬元,后其打電話給許某2說,“沒有必要,就算是先和你借的,過了這陣子再還給你”,許某2也同意了。這10萬元,是其送給趙某某錢、卡、物,趙某某折價退回。因為那段時間,聽說紀委在調查趙某某,過了這陣子的意思就是等調查的風頭過去。說10萬元算是和他借的,是因為本來也不想他們退錢,就和許某2說先借的,以后再把錢退給他們。

                                  2、證人高某1證言,證明:(1)趙某某于2008年至2012年期間在其家中五次收受張某1所送的現金共計5.5萬元,對于收受錢財的時間、地點及數額,與張某1證言相同。(2)對于送錢的原因,其證明因為趙某某在盱眙經濟開發區是領導,張某1在開發區有生意,希望得到趙某某的關心。(3)對于2010年張某1祝賀小外孫出生的15000元禮金,趙某某安排高某2退回,后高某25000元錢帶回交給趙某某,該款不是禮尚往來。(420153月,趙某某聽說紀委在調查他,與其算了下張某1送的錢、物約計10萬余元。后趙某某安排許某2退還張某110萬元,款項來源于許某2農行卡中的5萬元、趙某某給的3萬余元現金,剩余款項來源于其以姨侄女葛某鳳名義開戶的農業銀行卡。

                                  3、證人高某2(盱眙縣審計局駕駛員)證言,證明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其姐夫趙某某安排他將15000元退還給張某1。其找到張某1后,張某1稱只能退孫某和萬某的錢,堅持不能退自己的5000元,其只好將張某15000元帶回交給了趙某某。

                                  4、證人孫某(盱眙縣眾誠置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萬某(盱眙縣眾誠置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證言,證明:(1)孫某、萬某、張某1三人擬合伙投資盱眙經濟開發區洪武花苑小區項目,因參與競標失敗,為了能和中標單位經發公司合作開發,三人商量后請楊某2出面和趙某某打招呼,后在趙某某的關照下,經發公司和三人合作,共同出資開發洪武花苑小區項目。(2)在本金回籠和利潤分紅方面亦得到了趙某某的關照,經發公司同意他們以借款名義領取了工程款項。(3)因工程建設及工程款撥付方面得到趙某某的關心,2010年下半年,萬某、張某1、孫某三人商量以祝賀趙某某小外孫滿月的名義每人出5000元,由張某115000元送給趙某某。后過了幾天,所出的款項被退回。該款的性質并非是與趙某某之間的禮尚往來。

                                  5、證人朱某(盱眙上島咖啡店經營者)證言,證明2014年春節前,張某1給其4000元購買了4000元上島咖啡店消費卡,張某1在該咖啡店沒有股份。

                                  6、證人楊某2(原盱眙縣馬壩鎮黨委書記)證言,證明盱眙經濟開發區洪武花苑小區項目被經發公司中標后,孫某請托其與趙某某打了招呼,希望能與經發公司共同開發,后趙某某予以同意,并將這個項目中的40%作為馬壩鎮的招商引資項目。

                                  7、證人張某2(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證言,證明經過趙某某決定,張某1、孫某、萬某與經發公司共同合作開發洪武花苑小區項目。后經趙某某同意,孫某、張某1等人提前收回工程投資及分配利潤。20148月,國家審計署發現洪武花苑項目提前分配了本金和利潤,認為存在問題,另認為該項目中招待費偏高,要求進行整改。于是在審計結束前,孫某、張某1等人退回了工程投資本金和預分配的利潤,并退了90萬元的招待費用。

                                  8、證人洪某(盱眙縣鮑集鎮副主任科員)證言,證明張某1的盱眙衡發工貿有限公司是鮑集鎮招商引資企業,趙某某要求服務和幫辦好盱眙衡發工貿有限公司,能讓盱眙衡發工貿有限公司享受的招商引資政策都要讓企業享受,特別是企業出現困難的時候要及時協調解決。

                                  9、證人趙某(趙某某女兒)、許某2(趙某某女婿)證言,證明20103月份,趙某某安排許某2向張某1退款10萬元。許某2另證明,退款的時候外面風傳紀委要查處趙某某,該10萬元款項來源于趙某某給的3萬余元現金,高某1給的兩張銀行卡中的款項。退款后張某1打電話稱沒必要這樣,這10萬元就算是借給他的,過段時間再把10萬元歸還給趙某某。

                                  10、房地產合作開發協議,證明:(1200966日經發公司與孫某簽訂協議合作開發洪武花苑項目,其中經發公司投資額占項目投資比例51%,孫某投資額占項目總投資比例49%;項目盈虧分配時間應在項目全部竣工且綜合驗收通過后進行。

                                  11、招商引資項目分割協議,證明洪武花苑項目第一引資單位是盱眙縣馬壩鎮。

                                  12、洪武花苑項目明細分類賬、相應記賬憑證及附件、孫某關于申請支付洪武花苑合作項目前期投入資金的報告、孫某請求向經發公司借款的申請報告,證明:(1)孫某在該工程的出資情況;(2)在工程建設過程中,孫某多次向趙某某打報告申請收回前期投入資金2100萬元,趙某某在孫某的申請報告上批示同意解決后,經發公司向孫某提前支付了大量投資款;(3)孫某多次以淮安市萬眾置業有限公司借款名義從經發公司預支工程款項;(42014年底,孫某退回經發公司1550萬元,另以高某生名義退回經發公司90萬元。

                                  13、盱眙縣人民政府[2009]36號《關于盱眙縣第二城市污水處理廠及管網配套工程有關問題的會辦紀要》、盱眙縣委常委辦公會議紀要[2009]11號《關于經濟開發區重點工作的會辦紀要》、盱眙縣第二城市污水處理廠配套管網BT項目協議,證明2009年盱眙縣經濟開發區存在著污水處理廠及管網配套工程。

                                  14、許某2的農村商業銀行卡交易明細及轉賬憑條、葛某鳳農業銀行卡交易明細,證明許某22015314日向張某1退還10萬元及10萬元的資金來源。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其除收到張某1所送的4000元上島咖啡店消費卡外,20109月份張某1祝賀其外孫出生所送的現金5000元已被其退還,其余指控受賄款項均未曾收取過”的辯解,經查,雖然趙某某不承認公訴機關指控的其收受張某1現金的事實,但該事實得到了證人張某1、高某1證言的證明,在送、收的時間、地點、數額上二人證言相印證。對于趙某某是否已將張某1所送的現金5000元退回,高某2證明因張某1堅持不收該5000元,被其帶回又交給了趙某某,該事實亦得到了證人張某1、高某1證言的印證。上述證據共同證實了趙某某收受張某1所送現金的事實。故該辯解得不到證據的印證,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張某1送其4000元上島咖啡店消費卡的原因是其經常在該咖啡店消費,而張某1是咖啡店股東,故由張某1向其遞送了該返利消費卡”的辯解,經查,證人張某1證明該消費卡是其以4000元的價格從上島咖啡店老板朱某處購買,分二次送給趙某某,其并非是該咖啡店股東,張某1的證言得到了朱某證言的印證。該辯解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及其辯護人所提“趙某某未為張某1謀取利益”的辯解及辯護意見,經查:1、證人張某1證明,趙某某主動和他提起盱眙經濟開發區將有個污水管道工程,其可以承接,因希望在該污水管道工程中得到趙某某關照,同時和趙某某搞好關系,故向趙某某送1萬元。趙某某當時系盱眙縣委副書記、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主持開發區全面工作,應對開發區內的公共事務具有相應的職權。且為他人謀取利益包括承諾、實施和實現三個階段的行為,只要具有其中一個階段的行為,就構成為他人謀利。雖然張某1未實際承建污水管道工程,但因趙某某承諾謀利,且張某1為以后繼續得到趙某某的關照送其錢財,仍應認定該謀利事項的存在。2、證人張某1、楊某2、張某2、孫某、萬某證言、洪武花苑項目明細分類賬等書證分別證明,趙某某在張某1、孫某、萬某與經發公司合作開發洪武花苑項目中予以關照,并且經過趙某某的簽批同意,違反房地產合作開發協議中關于項目盈虧分配應在項目全部竣工且綜合驗收通過后進行的約定,多次在工程建設過程中提前讓孫某收回投資,并以借款方式取得大量資金的謀利事項。3、證人張某1、洪某證言共同證明了趙某某在對盱眙衡發工貿有限公司幫辦工作中予以關照的事實。故雖然趙某某及辯護人稱不存在謀利事項,但證據證明了趙某某在不同時期內分別為張某1謀取多方面利益的事實。該辯解和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趙某某所提其“2011年其已離開盱眙經濟開發區工作,并無為張某1謀取利益的職務便利,故2011年后張某1不可能向其行賄”的辯解,經查,趙某某雖在2011531日后不再擔任盱眙經濟開發區領導職務,但證人張某1證言證明,其所送財物的原因系對以前趙某某在承建工程等方面給予關照的感謝,對于為他人謀利在先,后因之前的謀利事由收取他人財物的,仍應認定為受賄,故該辯解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趙某某所提“其讓許某2匯入張某1銀行賬戶的10萬元并非是案發前退贓,而是因張某1資金緊張,其向張某1提供的借款”的辯解,經查,證人張某1、許某2、高某1均證明,趙某某退款的背景是當時已風傳趙某某將被紀委調查,故將張某1所送的財物進行折算后,向張某1進行退款。該辯解得不到證據證實,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趙某某及其辯護人所提“張某1在洪武花苑項目中僅占10%的股份,以其個人款項行賄與情理不符”的辯解及辯護意見,經查,張某1在證言中已對使用個人款項行賄,未告知合伙人孫某、萬某的原因作出解釋,其表示因當時房地產開發利潤很高,而其又沒有房地產開發的經驗,為了促成與孫某、萬某合作,多積累經驗,用自己的錢向趙某某行賄就沒有告訴孫某和萬某,因張某1的解釋較為合理,并且結合本案認定行受賄事實的證據以及趙某某在案發前向張某1退款的事實,僅憑張某1未告知合伙人行賄,并不足以否定本起受賄事實。故該辯解和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

                                  對于趙某某辯護人所提“部分證人證言存在諸多不合情理之處”的辯護意見,本院認為:(1)為了增加與經發公司合作開發洪武花苑項目的成功率,孫某等人托請楊某2向趙某某打招呼與2008年張某1向趙某某行賄1萬元并不矛盾;(2)趙某某單獨收受張某1所送款項與張某1、孫某、萬某三人一起向趙某某行賄,因行賄方不同,并不具有可比性,不能僅憑趙某某曾向張某1、孫某、萬某三人退款,從而否定證據證明的趙某某之前收受張某1賄賂的事實;(3)張某1201111月份系以祝賀趙某某喬遷為名送其20000元,趙某某亦在當年搬遷新居,并不存在不合情理之處;(4)許某2與張某1等人證言共同證明向張某1轉賬的10萬元屬于退贓,銀行轉賬記錄與證人證言證明的退贓事實相印證,至于使用何種方式進行退贓并不影響該行為性質的認定。辯護人所提部分證言不合情理的意見,只是對于案件事實的猜測,并無相關證據予以印證,故該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辯護人所提“張某1稱其與孫某、萬某共同投資成立了淮安市萬眾置業有限公司,與辯護人提供的該企業登記信息存在矛盾”的辯護意見,經查,雖然張某1在該公司成立之初未在工商機關登記為公司股東,僅憑公司登記信息并不足以反映三人在實際承建工程中的出資情況,而張某1、孫某、萬某、張某2證言均證明洪武花苑小區項目是張某1、孫某、萬某三人合伙與經發公司合作開發,共同證明了張某1與孫某、萬某合伙承建工程這一事實的存在。故該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公訴機關指控張某120121214日以祝賀高某1生日名義向趙某某所送的4000元,趙某某的辯護人提出該款項屬于人情往來的辯護意見,經查,因趙某某與張某1供證一致,2012年張某1父親過生日時,趙某某前往祝賀并出了3000元禮金。因兩筆款項均發生在2012年,存在禮尚往來的事由,在時間、數額上較為接近,可作為雙方之間的人情往來。故對該起指控受賄事實,本院不予認定。對辯護人所提該項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

                                  (二)2009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委副書記、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先后13次收受盱眙經濟開發有限公司副經理楊某4為感謝其在安排工作等事項中的關照,所送的現金人民幣160000元、4000元超市購物卡。分述如下:

                                  1、2009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4000元超市購物卡;

                                  2、2009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20000元;

                                  3、2010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20000元;

                                  4、2010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20000元;

                                  5、2011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20000元;

                                  6、2011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10000元;

                                  7、2012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10000元;

                                  8、2012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10000元;

                                  9、2013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10000元;

                                  10、2013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10000元;

                                  11、2014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10000元;

                                  12、2014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10000元;

                                  13、2015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10000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楊某4證言,證明:(1)因其任經發公司副總經理得到趙某某的關照,另外其在任經發公司副經理期間,與陳某2、高某2合伙在盱眙經濟開發區承接工程,當時趙某某是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為了趙某某不要干預其與他人合伙做工程,能夠及時支付工程款,此外還希望趙某某替其解決事業編制問題,分別于2009年春節前送趙某某4000元盱眙華潤蘇果超市購物卡,在2009年中秋節前、2010年春節前、2010年中秋節前、2011年春節前、2011年中秋節前分別送趙某某現金20000元;(2)雖然20116月趙某某調離了盱眙經濟開發區,其也不再和高某2、陳某2一起合伙承接工程,事業編制也還沒解決,但因趙某某仍是縣里領導,其還對解決事業編制抱有希望,并且為了表達對以前支持的感謝,覺得應少送,但還不能斷,所以在2012年春節前、2012年中秋節前、2013年春節前、2013年中秋節前、2014年春節前、2014年中秋節前、2015年春節前分別送趙某某10000元;(3)送上述錢、卡都是在趙某某的家中,當時高某1均在家。

                                  2、證人高某1證言,證明楊某42009年春節前至2015年春節到其家中送錢、卡的經過,除2011年中秋節前在家中收受楊某4現金的數額是1萬元外,對于收受其他錢財的時間、地點、種類及金額,與楊某4證言相同。

                                  3、證人郭某(楊某4妻子)證言,證明從2009年春節至2015年春節,每年春節、中秋,楊某4均會向趙某某行賄。

                                  4、證人高某2、陳某2(盱眙城建開發建筑安裝有限公司項目經理)證言,證明2009年起二人與楊某4合伙在盱眙經濟開發區承接工程的情況。

                                  5、證人張某2(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證言,證明成立經發公司后,因需要懂工程的管理人員,趙某某安排其去楊某4原單位盱眙縣城建開發有限公司了解楊某4的情況,后經趙某某同意,楊某4任經發公司副總經理,經發公司具體工程管理由楊某4負責,并把楊某4當做中層干部管理,每月工資8000元。另證明楊某4在盱眙縣城建開發有限公司還擁有股份,在盱眙縣城建開發有限公司承接的盱眙經濟開發區的工程項目中,也未要求楊某4回避。

                                  6、證人傅某(盱眙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副書記)證言,證明趙某某在征求了其與張某2的意見后,決定把楊某4招聘為經發公司任副總經理。

                                  7、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出具的《關于楊某4相關情況說明》,證明楊某42008年被經發公司聘用,工資待遇8000/月,負責經發公司工程管理和項目招標工作,一直視同開發區管委會及相關企業中層干部管理使用。

                                  8、盱眙縣城建開發建筑安裝有限公司企業信息,證明楊某4在該公司占有四分之一的股份。

                                  9、經發公司登記信息,證明該公司于2007529日成立。

                                  10、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出具的相關工程情況明細表、工程賬目,證明自20093月起陳某2作為項目經理在盱眙經濟開發區承接工程以及工程款支付情況。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辯稱“其未收取楊某4所送財物”的辯解及辯護人所提“高某1證言與楊某4證言存在矛盾”的辯護意見,經查:1、雖然趙某某不承認其收受楊某4所送的財物,但趙某某收受楊某4所送的現金共計人民幣160000元、4000元購物卡的事實得到了證人楊某4、高某1證言的證明,二人共同證明了行、受賄的時間、地點、種類以及金額,證人郭某證言亦印證了楊某4向趙某某行賄的事實,故該辯解得不到證據的印證,不能成立;2、雖然對2011年中秋節前的行賄數額,楊某4證明是20000元,高某1證明是10000元,因趙某某于20116月后即不在盱眙經濟開發區任職,公訴機關根據楊某4改變行賄數額的原因,結合趙某某具體任職情況,就低認定2011年中秋節前趙某某收受楊某4現金金額為10000元,并無不當;3、對于2012年春節前是趙某某還是高某1接受款項、2015年春節行賄的具體時間究竟上午還是午飯后,雖然高某1證言與楊某4證言略有不同,但二人均共同證實了行受賄的基本事實,該矛盾點不足以影響受賄事實的認定,故該辯解及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及其辯護人所提“趙某某未利用職務便利為楊某4謀利”的辯解及辯護意見,經查,楊某4證言證明,謀利事項包括其在經發公司任職、承接合伙工程中給予關照以及希望趙某某替其解決事業編制。對于楊某4在經發公司任職過程中以及楊某4任經發公司職務時,仍與他人在盱眙經濟開發區合伙承接工程,趙某某實際給予關照的事實,得到了證人張某2、傅某、高某2等人證言及相關書證的印證,對于趙某某離開盱眙經濟開發區后楊某4仍然向其送錢,楊某4亦作出送錢是基于對趙某某以前幫助的感謝,仍希望趙某某解決事業編制的解釋,對于明知利用職權為對方謀取利益在先,事后基于先前的謀利事項事后收受巨額錢財的行為,并不影響受賄性質的認定。故該辯解及辯護意見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楊某4工資不高,不可能送其巨額賄賂的辯解以及辯護人所提楊某4已與陳某2、高某2共同向趙某某行賄,不可能單獨再向趙某某行賄”的辯護意見,經查,除楊某4在經發公司每月領取8000元工資外,其還擁有盱眙縣城建開發建筑安裝有限公司四分之一的股份,另其與陳某2、高某2合伙承接工程謀利,其經濟來源并非只是工資收入。楊某4行賄事由不僅包括對承接工程關照的感謝,亦有對其任職的感謝和解決編制的請托,其單獨向趙某某行賄不存在不合情理之處,該辯解及辯護意見亦僅是對事實的推測,并無證據的印證,無事實依據,本院亦不予采納。

                                  (三)2010年至2013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委副書記、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先后3次收受其妻弟高某2、盱眙城建開發建筑安裝有限公司項目經理陳某2和盱眙經濟開發有限公司副經理楊某4因在上述三人合伙承接工程、資金支付等事項上給予關照,由高某2出面所送的現金人民幣300000元及為趙某某支付的建房費用27829元。分述如下:

                                  1、20104、5月份,被告人趙某某要求高立榮為其在果園小區購置的住宅院內建造平房兩間。高某2即與陳某2等人安排他人為趙某某建造平房等設施,建設費用27829元由高某2、陳某2、楊某4三人共同承擔;

                                  2、20107、8月份,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高某2以給其女兒趙某購車為名所送的現金100000元;

                                  3、20137、8月份,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高某2所送的現金200000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高某2、陳某2、楊某4證言,證明:(1)自2009年起,高某2與陳某2、楊某4合伙在盱眙經濟開發區承接經發公司工程,2011年合歡大道工程結束后楊某4退出合伙;陳某2負責工程投標、施工、財務,楊某4負責與經發公司的溝通協調,高某2負責索要工程款以及和盱眙經濟開發區相關領導協調關系、解決施工問題。(22010年,為趙某某果園小區院內加蓋了兩間平房及門樓,費用從三人合伙工程開銷中支出。(32010年經高某2、楊某4、陳某2共同商量,決定以高某2給外甥女趙某買車的名義送趙某某10萬元,2013年決定送趙某某20萬元,上述款項均從合伙工程中支出。(4)因在趙某某的關照下,工程承接順利,在盱眙經濟開發區經濟狀況比較困難的情況下,也能向其及時支付工程款,故為趙某某建造房屋及向趙某某賄送現金。

                                  高某2另證明:(1)在20107、8月份的一天,陳某2從銀行提取10萬元,后其到趙某某家將該10萬元送給趙某某,當時對趙某某說這是工程上賺的錢,一點心意,給趙某買車。為了在工程賬目中支出,其找到朋友吳某,4開具了10萬多點的苗木票據,在陳某2管理的工程賬目中變相處理。(22013年左右盱眙經濟開發區以承兌匯票的方式向其結算工程款,其將結回的承兌匯票拿到李某1處兌換現金,因未能及時兌現,其要求李某1給其20萬元急用,李某1遂安排公司會計巴某2與其一起到盱眙農商行提取20萬元,后其在趙某某的家中將該20萬元送給趙某某。因其和陳某2、楊某4尚未適合終結算工程款,現在其手中還有從盱眙經濟開發區結回的部分工程款項。(3)向趙某某賄送現金20萬元還因當時趙某某兼任凹土管委會主席,也想今后在趙某某的關照下再承接工程。(4)其曾在2008年陸續向趙某某借用過60萬元,后與趙某某約定一次性給付利息20萬元,在2011年全部還清本息,其和陳某2、楊某4共同商量送給趙某某的30萬元與上述借款本息無關。

                                  陳某2另證明:(12011年上半年,高某2讓其為趙某某建房,其遂安排丁某帶人到趙某某果園小區家中建造,費用從合伙工程費用中支出。(2)送趙某某的10萬元來源其于2010710日在盱眙農商行的提現,因覺得直接記入工程賬目不好看,高某2讓吳某,4開了一張10萬元出頭的苗林清單給其記賬,在高某2、楊某4與其對賬后將清單銷毀。(3)送趙某某20萬元的款項來源于高某2從盱眙經濟開發區結回的工程款,因其與高某2、楊某4三人尚未適合后結算高某2結回的工程款,故工程賬目上現在沒有反映該20萬元的支出情況。

                                  楊某4另證明,2011年前后其收回工程投資本金60萬元,在2012年時分過一次利潤,高某2后來從盱眙經濟開發區以承兌匯票的方式領回工程款,2014年其向高某2要了10萬元,余下的錢至今尚未結算。

                                  2、高某1證言,證明:(12010年高立榮找到陳某2為其在果園小區院內建房,家里沒有給付建房費用;(220107、8月份高某2以工地上賺到錢,送10萬元給趙某買車為由在家中送趙某某10萬元,20137、8月份在家中送趙某某20萬元;(3)高某2所送的30萬元,與高某2向家里借款60萬元的本息沒有關系。

                                  3、證人陸某2(陳某2聘用的工程記賬員)證言、書證洪武家苑工程支出明細,證明經陸某2記賬,該明細中記載了“530日領導家用材料27829元”。

                                  4、證人丁某(個體包工頭)證言,證明受陳某2安排,在趙某某家中建造了兩間平房和門樓。

                                  5、趙某某果園小區門樓及院內平房照片,證明房屋的實際狀況。

                                  6、江蘇盱眙農村合作銀行取款憑條,證明2010710日陳某2從江蘇盱眙農村合作銀行支取現金10萬元。

                                  7、證人湯某(高某2妻兄)、吳某,4(個體苗木商)證言,證明2011年經湯某介紹,吳某,4為高某2開具了10多萬元的苗木送貨單。

                                  8、證人趙某、許某2證言證明:(120108月左右,趙某某出錢替趙某購買一輛福特汽車;(2)聽說高某2給過家里20萬元,但該20萬元與高某2向趙某某借款60萬元無關,60萬元借款本息已經還清。

                                  9、證人夏某(泰州衛華冶金機械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潘某(泰州天安汽車貿易有限公司財務主管)證言、購車發票等書證證明,經夏某介紹,趙某某于20115月在泰州天安汽車貿易有限公司以182800元的價格購買一輛福特汽車。

                                  10、證人李某1(盱眙縣新美家用電器有限公司職工)、巴某2(盱眙縣新美家用電器有限公司現金會計)證言、盱眙縣新美家用電器有限公司財務資料、江蘇盱眙農村商業銀行取款憑條分別證明:(12013年李某1從高某2手中購買了100萬元承兌匯票;(2)因高某2著急用錢,201378日,李某1安排巴某2和高某2一起去盱眙農村商業銀行提取現金20萬元。

                                  11、證人張某2(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證言,證明趙某某曾和其打招呼,讓其關心陳某2所做的工程,工作中趙某某也經常要求其按合同及時支付陳某2所做工程的工程款。

                                  12、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出具的工程情況明細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工程記賬憑證及其附件,證明:(120093月至20125月陳某2作為項目經理掛靠多家單位在盱眙經濟開發區共計承接10項工程,其中包括2009年南苑新城一期附屬工程、2011年合歡大道改造工程等;(2)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從2009年開始陸續向陳某2支付工程款,其中201212月至20138月,共以承兌匯票的方式支付工程款3754209元,在20132-5月份期間,以承兌匯票的方式支付工程款200萬元。

                                  13、被告人趙某某供述,證明其所居住的果園小區院內廚房是委托高某2找他人建造。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收取的30萬元系高某2歸還的借款本息及高某2代為保管的其對外售房的定金”的辯解以及辯護人所提“應查清高某2與趙某某之間借款本息具體往來情況,方能排除該款是高某2向趙某某歸還借款本息”的辯護意見,經查,首先,陳某2、楊某4、高某2三人證言證明因趙某某在工程承接等方面給予關照,共同商定送趙某某10萬元、20萬元,上述款項來源于工程款項,而非來源于高某2的個人資金,三人證言共同證明該30萬元屬于賄賂。其次,高某2、高某1等人證言證明,高某22008年向趙某某陸續借款共計60萬元,但后來與趙某某約定一次性補償利息20萬元,并在2011年已將剩余本息還清。高某2送趙某某20萬元的時間發生在20137、8月份,此時高某2欠趙某某借款的本息已經結清,該20萬元不可能是借款本息。高某2另證明,2010年以趙某買車名義賄送10萬元時明確告知趙某某該款系其和陳某2承接工程賺的錢,該證言亦得到了證人高某1證言的印證。則該10萬元亦與借款無關。適合后,趙某某所提該款包括高某2代為保管趙某某對外售房收取的定金的辯解,得不到高某2證言的印證。故趙某某所提的該項辯解均得不到證據的證實,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對于辯護人所提應查清借款本金出借及利息歸還具體情況的申請,因趙某某與高某2約定本息合計80萬元,并非以固定利率按期進行計息,且證人證言均證明該借款本息與行賄款無關,故無查清本息何時結算、如何結算的必要,對該辯護意見,本院亦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其雖委托高立榮在果園小區住宅內建房,但已向高某2支付8000元,并提供了相關建房所需物件,故不應認定受賄”的辯解,經查,高某2證言證明為趙某某建房共計花費27829元,該費用趙某某未予支付,建房費用系從其與陳某2、楊某4合伙的洪武家苑項目中支出,該證言分別得到了證人高某1、楊某4、陸某2、丁某證言的印證,書證洪武家苑工程支出明細亦證明蓋房花費27829元已在洪武家苑項目工程中實際支出。故該辯解得不到證據證實,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辯護人所提“高某2、陳某2、楊某4如何提議送10萬元、20萬元的證據矛盾,不能證明三人共同商定行賄”的辯護意見,經查:(1)對于如何提議送趙某某10萬元,高某2證明系其先提議,與楊某4商量后,征得了陳某2的同意,該證言得到陳某2證言的印證。楊某4證言證明系陳某2先提出要和趙某某表示,當時高某2就提議以舅舅給外甥女買車的名義送趙某某10萬元,其對此表示同意。(2)對于如何提議送趙某某20萬元,高某2證明其先和陳某2商量好后,打電話征得了楊某4的同意,該證言得到陳某2、楊某4證言的印證。楊某4證言雖證明,當時因高某2、陳某2二人不再帶其合伙承接工程,有點不高興,但其仍告知陳某2由他們定。從上述證言內容來看,對于賄送趙某某10萬、20萬元,系高某2、陳某2、楊某4三人共同商定。雖然對于賄送10萬元由誰先提議,楊某4證言與高某2、陳某2證言之間存在矛盾,但并不影響經三人共同商定向趙某某行賄這一事實的認定。故該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辯護人所提“20萬元行賄款未在工程支出賬目中記載,該款來源存疑”的辯護意見,經查,高某2證明,其在20134、5月份從盱眙經濟開發區拿到200多萬元的承兌匯票,后到李某1處兌換現金,因急用,李某1遂安排公司會計巴某2和其一起到銀行提現20萬元,該20萬元被其送給趙某某。該證言得到了證人李某1、巴某2證言及相關書證的印證。則證明該20萬元來源的證據確實、充分。對于該款未在工程支出賬目中反映的原因,高某2、陳某2、楊某4已作出三人賬目尚未適合終結算,故未在工程賬目中處理的合理解釋。綜上,辯護人對20萬元的行賄款來源存疑的推測,并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辯護人所提“在工程款支付環節趙某某并無職權,故該環節不存在謀利事項”的辯解及辯護意見,經查,高某2、陳某2、楊某4證言均證明向趙某某行賄的原因包括在工程款支付過程中得到趙某某的關照,證人張某2亦證明,時任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的趙某某要求其對陳某2、高某2所做的工程給予支持關照,工程款撥付環節趙某某雖然不用簽字,但要向趙某某匯報后其才簽字撥付。以上證據共同證明了趙某某在盱眙經濟開發區支付陳某2工程款過程中為其謀利的事實。故對該辯護意見,亦無事實依據,不予采納。

                                  (四)2013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政協主席、盱眙縣凹土產業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職務的便利,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先后4次收受盱眙歐某粘土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歐某公司)總經理馬某2因感謝其在獲得政協委員身份、凹土供應等事項上的關照,所送現金人民幣24000元、超市購物卡4000元。分述如下:

                                  1、2013年春節后,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馬某2所送的現金20000元;

                                  2、2013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馬某2所送的2000元超市購物卡;

                                  3、2014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馬某2所送的2000元超市購物卡;

                                  4、2015年春節后,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馬某2以給其孫子女壓歲錢名義所送的現金4000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馬某2(歐某公司總經理)證言,證明因趙某某在其獲得政協委員身份、凹土供應等事項上的關照,分別在2013年春節后在趙某某家中送其現金20000元,在2013年中秋節前、2014年中秋節前在趙某某家中分別送其2000元超市購物卡,在2015年春節后在趙某某家中以給其孫子女壓歲錢名義送現金4000元。

                                  2、證人高某1證言,證明馬某22013年至2015年期間到其家中送錢、卡的情況,對于收受錢財的時間、地點、種類及金額,與馬某2證言相同。對于送錢的原因,其證明因為趙某某負責凹土管委會工作,馬某2想在生意上請趙某某幫忙。另外,馬某2裝在信封里送趙某某的2萬元,被其連同信封一起放在家中鞋柜里,趙某某被紀委調查后,在鞋柜找到了裝有2萬元的信封,和其他東西放在一起,被其轉移到親戚家。

                                  3、證人管某(盱眙縣政協辦公室秘書)證言,證明馬某2成為盱眙縣政協委員是2012年換屆時由趙某某直接安排提名登記的。

                                  4、證人徐某(盱眙縣統戰部辦公室主任)證言,證明馬某2的企業位于盱眙經濟開發區,如馬某2被提名成為政協委員,一般應由開發區或工商聯推薦,但馬某2是盱眙縣政協直接推薦的。

                                  5、證人錢某(盱眙縣凹土產業園管委會規劃資源部臨時負責人)證言,證明趙某某作為凹土委員會主席,每年具體的凹土資源協調方案,大到整個調配方案,小到各家企業的具體用礦配額,趙某某都有決定權。趙某某很支持歐某公司的工作,與同等規模的企業相比,歐某公司的用礦配額比較多。如2015年用礦企業供礦計劃中,盱眙博圖凹土高新技術開發公司與歐某公司的規模差不多,但供礦配額就要少的多,盱眙縣中材凹凸棒石粘土有限公司是大型央企,2015年供應量也與歐某公司差不多。

                                  6、政協盱眙縣第九屆委員會提名登記表、政協盱眙縣第九屆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委員討論編組名單證明,2012年馬某2任盱眙縣政協委員的情況。

                                  7、凹土產業園管委會《關于下達2015年度凹凸棒石粘土開采計劃的通知》、《2015年度用礦企業供礦計劃表》等書證證明,2015年,盱眙博圖凹土高新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供礦計劃為1噸,歐某公司供礦計劃為2.5噸,盱眙縣中材凹凸棒石粘土有限公司供礦計劃為3噸。

                                  8、歐某公司企業登記信息證明,證明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馬某2。

                                  9、2萬元物證照片及高某1辨認說明,證明經高某1辨認,確認被扣押的信封內的2萬元系馬某2所送。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其未收取過馬某2所送財物”的辯解,經查,雖然趙某某未供認過收受馬某2財物,但證人馬某2證明了其向趙某某賄送現金共計人民幣24000元以及4000元超市購物卡的經過,馬某2證言得到高某1證言的印證,二人在行、受賄的時間、地點及財物種類、金額上均一致,共同證明了馬某2向趙某某賄送上述財物的事實。故該辯解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未為馬某2謀利的辯解,經查,證人馬某2證言證明,因趙某某在其獲得政協委員身份、凹土供應事項上給予關照,故向趙某某行賄。而趙某某在2011年下半年任盱眙縣政協副主席,201227日經市委提名為盱眙縣政協主席候選人,具備對馬某2獲得政協委員身份進行關照的職務便利,趙某某對馬某2獲得政協委員身份亦實際給予了關照,經趙某某安排,盱眙縣政協直接推薦馬某2任政協委員的事實得到了證人馬某2、管某、徐某、書證盱眙縣第九屆委員會提名登記表等證據的證實。證人馬某2、錢某證言、2015年度凹凸棒石粘土開采計劃表等書證共同證明了經趙某某決定,給予歐某公司較多供礦配額的事實。上述證據分別證明了趙某某為馬某2獲得政協委員身份、公司凹土供應予以謀利的事實。故該辯解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五)2013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政協主席、盱眙縣凹土產業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的職務便利,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先后6次收受個體建筑商葉某1為感謝其在項目工程款支付等事項上的關照,所送現金8000元、超市購物卡16000元、價值人民幣5400元的路易威登牌手包一只。分述如下:

                                  1、2013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收受葉某1所送的4000元超市購物卡及以給其孫子壓歲錢名義所送的現金2000元;

                                  2、2013年上半年,被告人趙某某收受葉某1所送的M63852路易威登牌手包一只,價值人民幣5400元;

                                  3、2013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收受葉某1所送的4000元超市購物卡;

                                  4、2014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收受葉某1所送的4000元超市購物卡及以給其孫子壓歲錢名義所送的現金2000元;

                                  5、2014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收受葉某1所送的4000元超市購物卡;

                                  6、2015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收受葉某1以給其孫子女壓歲錢名義所送的現金4000元。

                                  案發前,因趙某某害怕被查處,安排家人退還葉某1人民幣1萬元、1萬余元華潤蘇果超市購物卡以及部分煙酒。2015521日,葉某1的兒子葉某2將上述財物中的人民幣1萬元、9000元華潤蘇果超市購物卡及部分煙酒上交給淮安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葉某1證言,證明:(1)因在趙某某的關照下,在20136、7月份,其以江都建設集團公司職工的名義承接了凹土產業園管委會發包的園區科園十二路、科園十六路道路施工工程,并及時結算了工程款。于是在2013年春節前、2013年中秋節前、2014年春節前、2014年中秋節前在趙某某家中分別送給其4000元華潤蘇果超市購物卡。2013年、2014年春節前以給趙某某孫子壓歲錢名義在趙某某家中分別給其現金2000元,因2015年趙某又生了一個女兒,故2015年春節前以給趙某某孫子、孫女壓歲錢名義在趙某某家中送其現金4000元。另于2013年上半年送給趙某某M×××××路易威登牌手包一只。逢年過節送購物卡時還帶了一些煙酒給趙某某。(22015下半年其送趙某某一部蘋果5S手機,趙某某回贈其一塊舊的梅花手表。除此以外,趙某某未回贈過其他物品。其所送的8000元,只是以給小孩壓歲錢的名義,并不屬于禮尚往來。(320153月份左右,趙某某安排程某向其退錢、購物卡及煙酒,后其讓程某將款物退給兒子葉某2,當時陳某2已被調查,應是趙某某害怕被查處,才向其退還款物。

                                  2、證人高某1證言,證明:(1)自2013年至2015年期間葉某1到其家中送購物卡以及以給小孩壓歲錢名義送趙某某現金的情況,對于收受錢財的時間、地點、種類及金額,與葉某1證言相同。另證明,2013年前后,趙某某還收過葉某1所送的一個皮包。(220153月在紀委調查陳某2時,其就和趙某某商量如何退贓,趙某某讓其把這幾年葉某1送的購物卡、壓歲錢等都退還,后其讓程某將16000元華潤蘇果超市購物卡、現金1萬元、2箱茅臺酒、6條硬殼中華煙、1箱蘇酒退還給葉某1。程某過幾天告知其已把全部東西退還給葉某1的兒子。

                                  3、證人樂某(原凹土委員會主任)證言,證明趙某某多次為支付葉某1工程款一事向其打過招呼,后其以預付款的方式付過幾次工程款給葉某1,本應按約定在道路驗收合格后再退還葉某1工程保證金,但經趙某某決定,已將工程保證金提前退還。

                                  4、證人陸某3(原凹土委員會會計)證言,證明趙某某為支付葉某1工程款多次向其打過招呼。經趙某某決定,已向葉某1退還了500萬元的工程保證金。

                                  5、證人鄭某(凹土委員會科技招商部部長、盱眙中科院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理事會秘書長)證言,證明趙某某為支付葉某1工程款多次向其打過招呼??茍@十二路、科園十六路道路工程是江蘇省江建集團有限公司和凹土產業園管委會簽訂的施工合同,葉某1又從江蘇省江建集團有限公司承接到該工程。2015年,經趙某某決定把剩余的工程保證金退還給葉某1。

                                  6、證人許某2證言,證明在2013年、2014年春節,葉某1曾分別給其兒子1千元壓歲錢,2015年因其女兒出生,葉某1共給其子女4000元壓歲錢,上述款項均是高某1收下后轉交。

                                  7、證人程某(趙某某的干侄兒)證言,證明20153月份,趙某某、高某1安排其將一袋子香煙、兩箱茅臺酒、一袋子用白紙包起來的購物卡、一萬元現金退給葉某1,后葉某1讓其交給兒子葉某2。

                                  8、證人葉某2(葉某1兒子)證言,證明20153月份,程某給其1萬元現金、十幾張蘇果超市的購物卡,還有一部分煙酒。因結婚購物用了些,其將余下人民幣1萬元、9000元華潤蘇果超市購物卡及部分煙酒上交淮安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9、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江蘇省江建集團有限公司工程項目管理協議、凹土產業園管委會會議記錄、記賬憑證及附件,分別證明:(12013年凹土產業園管委會與江蘇省江建集團有限公司就盱眙縣凹土科技產業園南環路、科園十二路、科園十六路道路工程簽訂施工合同,后科園十二路、科園十六路道路工程由葉某1實際承建;(2)凹土產業園管委會多次向葉某1支付工程款及經趙某某同意,向葉某1提前支付工程保證金的情況。

                                  10、路易威登手包照片及高某1辨認皮包說明,證明扣押在案的路易威登手包系葉某1所送。

                                  11、淮安市紀律檢查委員會情況說明,證明2015521日,葉某2將趙某某退還給葉某1的部分款物人民幣1萬元、9張華潤蘇果購物卡共計價值9000元、8瓶茅臺酒、1箱生態蘇酒、4條大中華香煙等主動上交。

                                  12、被告人趙某某的供述,證明其曾收到葉某1所送的路易威登手包一只,另外還收過葉某1所送的購物卡。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其未收受葉某1所送的購物卡,葉某1是否在春節期間給家中小孩壓歲錢不清楚”的辯解以及辯護人所提“2013、2014年收受葉某1所送壓歲錢的數額均為1000元”的辯護意見,經查,證人葉某1證明了其向趙某某賄送共計16000元超市購物卡、路易威登手包一只及以給小孩壓歲錢名義送給趙某某共計現金8000元的經過,其證言得到了高某1證言的印證,二人在行、受賄的時間、地點及財物種類、金額上均一致,趙某某亦作過收取過葉某1購物卡的供述,上述證據共同證明了葉某1向趙某某賄送上述財物的事實。而20153月趙某某向葉某1退還現金、購物卡等財物,亦印證了趙某某在退還財物之前曾收受葉某1財物這一事實客觀存在。對于2013、2014年葉某1所送壓歲錢的數額,經查,葉某1是行賄人,其以給小孩壓歲錢名義送錢時高某1亦在場,二人對款項數額的陳述內容一致,均證明每年數額均是2000元。許某2雖證明2013年、2014年葉某1所給的壓歲錢均為1000元,但該證言系傳來證據,不如原始證據更加真實可信,其證明力小于原始證據,且又無其他證據相印證,故仍應以行賄時在場人員所證明的內容認定金額,則對2013、2014年葉某1所送壓歲錢的數額均認定為2000元。上述辯解及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葉某1與凹土產業園管委會并不存在合同關系,其沒有為葉某1謀取利益”的辯解,經查,證人葉某1證明,其在趙某某的關照下承建工程并及時結算工程款、提前拿回工程保證金。雖然葉某1沒有與凹土產業園管委會直接簽訂工程施工合同,但葉某1卻以與工程承包人江蘇省江建集團有限公司簽訂工程項目管理協議的方式實際施工承建科園十二路、科園十六路道路工程,凹土產業園管委會的賬目中亦直接將葉某1作為工程相對方作為記賬科目登記,上述證據與葉某1所證明其實際承建工程的證言相一致。在支付工程款項方面趙某某給予葉某1關照的謀利事項分別得到了證人樂某、陸某3、鄭某以及凹土產業園管委會會議記錄、記賬憑證等書證的印證。上述證據足以證明謀利事項的存在。故該辯解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其收受手包應為葉某1對其友情饋贈”及辯護人所提“葉某1所給的壓歲錢均應認定為人情往來”的辯解及辯護意見,經查,證人葉某1證明,因趙某某在工程承接及工程款項支付過程中給予關照,其才送趙某某財物,上述財物并不屬于禮尚往來。則從葉某1的證言內容來看,葉某1并不認可送趙某某財物是基于友情饋贈或是人情往來。而趙某某回贈葉某1的財物,僅有一次梅花牌手表,且價值明顯低于其收受葉某1財物的價值,亦可表明并非是出于感情的回贈。結合趙某某為葉某1謀利的行為,趙某某收受葉某1錢、卡仍應認定是其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利,收受他人財物,本質屬于權錢交易,符合受賄罪的構成要件,應作為受賄數額認定。故上述辯解及辯護意見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六)2013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政協主席、盱眙縣凹土產業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的職務便利,先后5次通過妻子高某1收受盱眙中科院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駕駛員韓某為感謝其在安排工作等事項上的關照,所送的超市購物卡10000元。分述如下:

                                  1、2013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通過妻子高某1在盱眙縣東方市場,收受韓某所送的2000元超市購物卡;

                                  2、2013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通過妻子高某1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韓某所送的2000元超市購物卡;

                                  3、2014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通過妻子高某1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韓某所送的2000元超市購物卡;

                                  4、2014年中秋節前,被告人趙某某通過妻子高某1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韓某所送的2000元超市購物卡;

                                  5、2015年春節前,被告人趙某某通過妻子高某1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韓某所送的2000元超市購物卡。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韓某證言,證明:(12012年下半年,經趙某某安排,其到凹土委員會做臨時工駕駛員,為了和趙某某維系關系,今后能繼續得到關照,其分別于2013年春節前在盱眙縣東方市場給高某12000元盱眙萬潤發超市購物卡,2013年中秋節前、2014年春節前、2014年中秋節前、2015年春節前分別在趙某某家中通過高某1送給趙某某2000元盱眙萬潤發超市購物卡;(2)所送的購物卡不屬于兩家的禮尚往來,其與趙某某家的往來禮金正常只有500元,適合多不會超過1000元。

                                  2、證人高某1證言,證明:(1)自2013年春節前至2015年春節前,5次收受韓某所送盱眙萬潤發超市購物卡的情況,對于收受購物卡的時間、地點及金額,與韓某證言相同;(2)韓某送卡目的是為感謝趙某某將他招聘到盱眙縣凹土委員會開車,還有希望趙某某對其繼續關照;(3)與韓某兩家的往來禮金數額適合多500元。

                                  3、證人鄭某(凹土委員會科技招商部部長、盱眙中科院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理事會秘書長)證言,證明趙某某曾跟其打招呼安排韓某到中科院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做臨時工駕駛員,該中心是凹土委員會的下屬部門,趙某某當時為凹土委員會主席,有權安排韓某來盱眙中科院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工作。

                                  4、盱眙中科院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工資表,證明韓某自201210月起在該中心領取工資的情況。

                                  5、被告人趙某某供述,證明其表侄兒韓某在逢年過節時會送其購物卡,具體數額記不清。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及辯護人所提“趙某某未為韓某謀利”的辯解和辯護意見,經查,趙某某于2012518日被任命為凹土委員會主席,證人鄭某證明盱眙中科院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是凹土委員會的下屬部門,趙某某有權決定該中心駕駛員的人選,趙某某曾和其打招呼安排韓某為該中心的駕駛員。趙某某為韓某安排工作的事實,亦得到了證人韓某、高某1證言及相關書證的印證。上述證據共同證明了謀利事項的存在,故該辯解及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及辯護人所提“韓某所送的購物卡系人情往來”的辯解和辯護意見,經查,韓某與高某1證言均證明,韓某所送購物卡不屬于禮尚往來,雖然兩家存在親戚關系,但正常禮金是500元。而韓某所送的購物卡雖在逢年過節所送,但僅有韓某單方贈送,趙某某并無回禮,數額也已超出兩家正常往來禮金的數額,結合韓某送購物卡的目的及趙某某實際為韓某謀利的事實,應當認定韓某送趙某某的購物卡屬于賄賂性質,并不屬于人情往來。對于該辯解及辯護意見,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七)2008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委副書記、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直接或者通過妻子高某1先后15次收受盱眙縣交通局工作人員李某2為感謝其在女兒李某3工作安排等事項上的關照所送的超市購物卡,共計15000元。分述如下:

                                  1、2008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2、2008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3、2009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4、2009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5、2010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6、2010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吳小莊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7、2011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8、2011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9、2012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10、2012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11、2013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12、2013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13、2014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14、2014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15、2015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李某2所送的1000元超市購物卡。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李某2、祖某2(李某2妻子)證言,證明:(1)為了與趙某某搞好關系,并因2008年左右女兒李某3被趙某某安排到盱眙經濟開發區工作,分別在2008年至2015年春節期間每次春節、中秋節均到趙某某家中送1000元盱眙萬潤發超市購物卡;(2)所送的購物卡并非禮尚往來。

                                  2、證人高某1證言,證明自2008年至2015年春節,每次春節和中秋節,李某2或祖某2均到其家中送趙某某1000元購物卡。

                                  3、證人張某2(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證言,證明經趙某某安排,李靜于2008年到盱眙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工作。

                                  4、全日制勞動合同書,證明李某3在盱眙經濟開發區工作的情況。

                                  5、被告人趙某某供述,證明李某2曾在春節、中秋節送過其購物卡。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及辯護人所提“趙某某未為李某2謀取利益”及趙某某所提“收受李某2購物卡的具體數額記憶不清”的辯解及辯護意見,經查:(1)證人李某2和其妻子祖某2均證明,因2008年趙某某為其女兒李某3安排工作,于2008年至2015年春節期間,每逢中秋、春節均送1000元購物卡給趙某某,二人證言得到了高某1證言的印證,上述證言證明李某2送趙某某購物卡的數額為15000元;(2)趙某某為李某3安排工作的謀利事實得到了證人張某2、李某2、祖某2證言及相關書證的印證,足以證明謀利事項的存在。故該辯解及辯護意見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八)2013年、2014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政協主席、盱眙縣凹土產業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的職務便利,通過妻子高某1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先后2次收受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某1為感謝其在公司凹土供應量等事項上的關照,所送的超市購物卡共計6000元。分述如下:

                                  1、2013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通過其妻子高某1收受陳某1所送的3000元超市購物卡;

                                  2、2014年中秋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通過其妻子高某1收受陳某1所送的3000元超市購物卡。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陳某1證言,證明因趙某某在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凹土供應量等事項上給予關照,凹土供應總體上能滿足公司生產需求,于2013年中秋節、2014年中秋節期間在趙某某家中分別送其3000元超市購物卡。購卡均是用自己的錢,因為公司老板很好,給其配置好車,又給了5%公司股份,相對于老板的關照,花的是小錢,所以購卡款項未在公司支出。

                                  2、證人高某1證言,證明陳某1分別于2013年中秋節、2014年中秋節期間在家中送趙某某3000元超市購物卡。

                                  3、證人錢某(盱眙縣凹土管委會規劃資源部臨時負責人)證言,證明凹土委員會主席趙某某很支持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如每次上報各個企業用礦配額時,他都會要求根據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的用礦需求,做好用礦計劃統計核算協調等工作。

                                  4、凹土委員會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用礦企業供礦計劃表》證明,在需礦單位中,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供應量均為適合多。

                                  5、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營業執照、陳某1任職證明等書證,證明20131月起陳某1任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公司總經理,占公司5%股份。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其本人未收取陳某1所送的購物卡,亦未為陳某1所在的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謀利,陳某1稱用自己個人錢進行行賄,不合情理”的辯解,經查,雖然趙某某沒有供認過本人收取了陳某1所送的購物卡,但證人陳某1、高某1均證明陳某1送卡時,趙某某在家,高某1亦證明其已將陳某1所送的購物卡交給了趙某某。對于陳某1送購物卡未在公司賬上處理的原因,陳某1也作出了相應的合理解釋。對于被告人趙某某所提未為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謀利的辯解,經查,證人陳某1證明,送卡的原因是為了得到和感謝趙某某對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的關照,保證公司能得到生產經營所需的凹土原料供應,在趙某某的協調和關照下,這兩年公司凹土供應總體上能滿足生產需求,該謀利事項亦得到證人錢某及相關書證的印證。上述證據共同證明了趙某某收取陳某16000元購物卡,并為盱眙國勝礦工業發展有限公司謀利的事實的存在。故該辯解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九)2012年上半年,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政協主席的職務便利,在盱眙香江國際酒店收受中石油淮安分公司黨委書記李某4受公司總經理岳某,4委托,為感謝趙某某在中石油淮安分公司盱馬路加油站被盱眙縣安監部門查處事項上的關照,所送的5000元超市購物卡。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證人岳某,4、李某4、證人楊某3(原盱眙縣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局長)、盱眙縣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整改復查意見書等書證。被告人趙某某對起訴指控事實亦不表異議。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十)2012年至2015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政協主席、盱眙縣凹土產業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的職務便利,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先后4次收受盱眙縣淮河鎮財政所原所長陸某3為感謝其在工作安排等事項上的關照,以給其孫子女壓歲錢名義所送的現金人民幣9000元。分述如下:

                                  1、2012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陸某3所送的現金2000元;

                                  2、2013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陸某3所送的現金2000元;

                                  3、2014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陸某3所送的現金2000元;

                                  4、2015年春節期間,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陸某3所送的現金3000元。

                                  20155月份陸某3害怕事發被調查,通過桑某,4找到高某1,索回2015年所送的3000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陸某3證言,證明其原是盱眙縣淮河鎮財政所所長,2012年初辦理退養手續后,趙某某主動讓其到凹土產業園管委會做會計,20133月前后,正式和凹土產業園管委會下屬的江蘇香蘭置業有限公司簽定聘用合同,因表示感謝,其于2012年至2014年每年春節到趙某某家中均送其2000元,2015年春節到趙某某家中送其3000元。在20155月趙某某被雙規后,因害怕送錢的事情被調查,就打電話給桑某,4,請其幫忙找高某1要回2015年所送的3000元,認為其他行賄時間比較遠,不會被查到,所以沒有將錢要回。

                                  2、證人高某1證言,證明陸某3分別于2012年至2015期間送錢的經過,對于收受現金的時間、地點、數額及原因,與陸某3證言相同。另證明趙某某被市紀委帶走后,陸某3通過桑某,4要回3000元。

                                  3、證人鄭某(凹土委員會科技招商部部長、盱眙中科院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理事會秘書長)證言,證明2013年初趙某某安排聘用陸某3到凹土產業園管委會做會計,后來以凹土產業園管委會下屬管理的江蘇香蘭置業有限公司名義與陸某3簽訂了聘用合同。

                                  4、證人桑某,4證言,證明20155月趙某某被雙規后,陸某3請其出面從高某1處要回3000元。

                                  5、陸某3與江蘇香蘭置業有限公司簽訂的聘用合同、江蘇香蘭置業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凹土產業園管委會出具的書面證明等書證,分別證明:(1)江蘇香蘭置業有限公司在2013年成立之初其法定代表人為趙某某;(2)陸某3與江蘇香蘭置業有限公司在2013年簽訂了聘用合同;(3)江蘇香蘭置業有限公司人事財務均由凹土產業園管委會管理。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對被告人趙某某所提“其沒有收受陸某3所送現金,亦沒有為陸某3謀利”的辯解,經查,被告人趙某某收受陸某3共計9000元的事實得到了證人陸某3、高某1證言證明,二人證言相互印證,趙某某為陸某3在凹土產業園管委會安排工作這一謀利事項亦得到證人陸某3、高某1、鄭某及相關書證的印證,上述證據共同證明了趙某某利用職務之便為陸某3安排工作并收受陸某3所送現金共計9000元的事實。該辯解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公訴機關指控2011年下半年,被告人趙某某利用擔任盱眙縣委副書記、盱眙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在其果園小區的家中,收受江蘇永帝工貿有限公司原董事張某某為感謝其在公司供電等生產建設事項上的關照,所送的一塊價值人民幣75520元的江詩丹頓牌手表的事實,被告人趙某某辯稱,其雖收取了該手表,但向張某某回贈了包括價值1萬元的皮衣在內共計9萬余元的物品,故張某某送其手表的性質應為友情饋贈。趙某某的辯護人提出,張某某并未證明送趙某某手表是基于先前的謀利行為,故本起不符合受賄罪的構成要件,不應認定為受賄。

                                  經查,趙某某曾在2009年至2010年期間為江蘇永帝工貿有限公司的供電等生產建設事項上謀取過利益。對于送趙某某手表的原因,張某某證明因其到盱眙后,因為工作關系與趙某某熟悉了,成為朋友,其撤出公司后二人還經常在一起玩,后送了這塊手表給他,送表的事情也沒有告訴其他人,包括作為江蘇永帝工貿有限公司大股東的哥哥張某3,某某另證明趙某某送過其一件皮衣。對此,本院認為,從趙某某收受財物的時間看,張永福已不在江蘇永帝工貿有限公司任職,而趙某某在2011下半年亦不擔任盱眙經濟開發區領導職務;從供證內容看,趙某某一直稱手表屬于友情饋贈,其向張某某回贈過皮衣的事實得到了張某某證言的印證,趙某某與張某某之間亦未曾就事后受賄進行過約定,從張某某的證言中亦得不出收受財物與謀利事項存在聯系的意思表示;且從情理上講,張某某在自己已經撤出公司的情況下,如因之前趙某某為公司謀利進行行賄,其未將行賄行為告知包括其哥哥張某3在內的任何人,亦與情理不符。故結合張某某送手表的時間及供證內容等綜合分析,難以將趙某某收受張某某手表行為與趙某某先前的用權行為建立聯系,無法認定收受手表的行為必然屬于權錢交易,故對于該起指控事實,證據不足,不予認定。

                                  另查明,在本院審理過程中,趙某某檢舉揭發他人犯罪,但均未能查證屬實。案發后,趙某某的親屬代其退清全部贓款、贓物。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辦案機關出具的情況說明、退贓收據等。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被告人趙某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構成受賄罪,且屬數額巨大。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正確,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趙某某案發后由其家人退清犯罪贓款、贓物,可酌情從輕處罰。綜上,為懲治賄賂犯罪,維護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根據被告人趙某某的犯罪事實和情節,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第六十四條、適合高人民法院、適合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一款、第十五條、第十九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裁判結果

                                  一、被告人趙某某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75日起至201914日止。罰金于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繳納)。

                                  二、對被告人趙某某受賄犯罪所得贓款共計人民幣583829元、價值人民幣60000元的超市購物卡、價值4000元咖啡店消費卡以及價值人民幣5400元的路易威登牌手包一只,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本判決書的第二天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人員

                                  審判長汪青

                                  代理審判員王廣田

                                  代理審判員梁新星

                                  裁判日期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八日

                                  書記員

                                  書記員印星

                                  此文章“【無罪辯護】趙某受賄60多萬元無罪辯護案例”瀏覽地址:http://www.www19119u.com/cgal/2019-06-14/2531.html,更多關于南京離婚律師案例、南京刑事律師案例文章請到http://www.www19119u.com/cgal/閱讀查看!

                                  南京誠馭法律咨詢有限公司簡介

                                  南京誠馭法律咨詢有限公司環境照片
                                  南京誠馭法律咨詢有限公司簡介

                                    南京誠馭法律咨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系經江蘇省司法廳批準設立的合伙律師事務所,現有合伙律師5名。目前擁有專職律師、實習律師、律師助理、行輔人員等30多名。

                                    誠馭律師刑事辯護團隊專注刑事犯罪辯護,擅長分析證據之間的邏輯關系,尤其能夠關注細節,找到當事人無罪及罪輕的情節。識別冤案、錯案的能力極強,辦理刑事案件上百起;曾經成功辦理過多件無罪辯護、緩刑辯護、罪輕辯護、取保候審、有重大影響的刑事案件。

                                    刑事辯護律師團隊部分成員曾經在公安學校、檢察院等單位工作過,具有深厚法學理論功底和實務經驗。因工作嚴謹細致,專業技能扎實,嚴守執業紀律等,部分律師曾經獲得優秀律師、優秀共產黨員、團中央青年崗位能手等榮譽稱號。

                                    南京誠馭法律咨詢有限公司在南京市新街口核心商圈擁有四百平方米的現代化辦公場所,交通極其便利。點擊查看詳細介紹


                                  南京律師事務所刑事案例、法律法規快速導航、

                                  南京刑事辯護經典案例:刑事犯罪案例 - 貪污受賄刑事案例 - 行賄刑事案例 - 挪用公款刑事案例 - 故意傷害刑事案例 - 強奸刑事案例 - 南京刑事律師
                                  南京刑事辯護法律法規:刑事犯罪法律 - 尋釁滋事刑事犯罪 - 敲詐勒索刑事犯罪 - 黑社會刑事犯罪 - 搶劫刑事犯罪 - 盜竊刑事犯罪 - 非法拘禁刑事犯罪 - 故意傷害刑事犯罪 - 挪用公款刑事犯罪 - 行賄刑事犯罪 - 貪污受賄刑事犯罪 - 南京刑事辯護

                                  南京誠馭法律咨詢有限公司(www.www19119u.com)是服務于南京刑事律師,南京刑事辯護10年經驗的刑事律師團隊! Copyright ? 2016 技術支持:南京seo公司

                                  中文字幕无线码一区2020青青